污染环境 噪音干扰民宅变工厂居民受不了

2020-07-20

新闻特区:蒲种旧甘胆花园

污染环境 噪音干扰民宅变工厂居民受不了 居民高举横幅,要求还该区一片净土。前左起郑祐良、嘉碧柯、叶观兰、张健锋、张添发、陈国聪及林时治。

旧甘胆花园住宅地广租金便宜,过去十年来,60%住宅被大量转租或改建为中小型工业用途,为原居民带来严重环境污染、噪音与卫生问题,居民大喊受不了。


旧甘旦花园约有70户住家,如今仍居住在此的仅约30户,其他皆被改为外劳宿舍、烧焊、喷漆、铁厂、货仓、加工厂或制造厂,一进入该花园,即可听到四下传来的机械或器材敲打声,也不时有化学味随风飘来。

据了解,当地住宅宽40尺长80尺,租金仅介于850至1500令吉,加上地点策略,位于蒲种路,及靠近莎阿南及白蒲大道出入口,近10年住家改为厂房的情况严重,原居民的宁静生活被指受到影响。

逾半住宅被改建

居民今早向到访的民政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张健锋投诉道,针对该现象,居民近年陆续都有向梳邦再也市议会投诉,但问题不见改善。

他们说,当地早年只有数间住宅被充作工业使用,如今随着逾半住宅被改为工业用途,引起诸多民生问题,包括烧焊异味、油漆味、天那水味等,长期吸入恐影响健康。


另外,一些工厂的卫生情况糟糕,有的地方成为蚊虫温床,以致居民投诉该花园有多人曾患上骨痛热症。他们希望通过政治力量,要求相关单位正视问题。

居民指出,该花园3个月前更换水管,惟重铺工作不理想,有些路面雨后积水,要求雪州水供公司关注这问题。

出席者有民政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郑祐良、民青团雪州副团长陈国聪及林时治。

张健锋将针对旧甘旦花园面对的工厂问题,向梳邦再也市议会投诉,要求当局认真看待当地的问题。

要求查是否违例

他说,据了解,当地的土地规划为住宅区,不适合作为中小型工业区,要求官员来巡查当地的工厂是否合法作业,以及对付违例者。

他促请希盟政府执政中央后,不要更换他们的工作模式,应该有绩效的为民服务。

另外,他提醒屋主在转租房子时,应事先立好租约,说明住家用途只限居住,以免被滥用。

污染环境 噪音干扰民宅变工厂居民受不了 大部分住宅被改建为工业用途。

居民●张添发(64岁)
马华会所变货仓

早期居民是住在另一边的菜园屋,因让路予矿场而在40多年前安顿在旧甘旦花园;惟这10年来,许多居民外迁,加上每间木屋长80尺宽40公尺,花园内有60%的住宅被出租作为烧焊厂、家具厂等;不时有化学臭味飘浮到家,担心影响小孩的健康。

另外,村内原有一间马华支会会所,早年由村民筹钱兴建,作为幼稚园、练习舞狮、跳舞或蓝球场,但两年前也开始变为货仓,不清楚由谁出租及该找谁查问,希望有关团体关注。

居民●嘉碧柯 儿女3次患蚊症

那条街仅剩数间住家,其余一律出租作为工厂、加工厂或货仓。尤其是我住家旁就有一家炊具厂已设立20多年,令我无法忍受的,是业者每年只在新春期间大扫除一次,厂内外脏兮兮也不理会,严重干扰了我家作息。

我的一对子女去年就3次患上骨痛热症。我曾多次要求业者注意卫生,对方从不理会;我甚至多次投诉市议会,当局有派员到来查看与拍照,问题依旧存在。至于噪音则不严重,该厂在傍晚前结束运作。

居民●黄毅雄(50岁)投诉多次未解决

我家里还有3个小孩在念书,父母不时过来同住,但四周工厂林立,不时有异味散出,加上属于工业化学物,令人担心吸入身体会影响健康。

一些工厂也发出噪音干扰作息,以及不少业者卫生不达标,滋生蚊虫。

本身3年内就两度患骨痛热症,曾多次向市议会反映,但不是每项投诉都获得回应及解决。

此外,雪州水供公司3个月前到来更换水管,路面重铺工作不理想,每次下雨必有雨水积在路面。经投诉后,当局有派员到来,我也有向他们指出各淹水地点,惟对方仅修补我家门前。

污染环境 噪音干扰民宅变工厂居民受不了 居民指部分路段早前在更换水管重铺后,面对雨后积水问题。

居民●叶观兰(66岁)货仓杂草丛生

我家隔壁出租给他人充作货仓,平常鲜少看到有人出入。早年由于身体健壮,不时帮货仓除草,随着年纪渐长,已无法再兼顾他们的杂草,变得整个外围杂草丛生,沟渠崩塌阻塞,更目睹有蛇出没。

我曾向屋主及货仓的人投诉,惟他们不予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