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颠覆未来就业及技能 (李家涛)

2020-06-06

美国零售龙头亚马逊率先推出无人商店计划「Amazon Go」,而中国电子商务线上交易巨商阿里巴巴于7月8日「淘宝造物节」当天,展示了该公司的无人商店「淘咖啡」,透过条码识别、机器视觉、感测器等技术,结合蚂蚁金服(支付宝),商店毋须收银员,顾客不需要排队付费,自动付款,即可「拿了商品就走」,让顾客体会「无人商店」的新消费感受。

无人商店予人第一感觉,就是线下商店不再需要那幺多营业员。可以看到,在当前全球化下,随着互联网和资讯科技的突飞猛进,人工智能(AI)驱动的自动化取代人手,正以快速的步伐,去改变企业组织的生产、商业模式以至就业市场的形态。目前,「数码化经济」(digital economy)可谓方兴未艾,从政府的施政到个人就业的前景和选择,都难免受到这股新浪潮的影响。让公众及早认识这个问题,实在有其必要性。

AI颠覆未来就业及技能 (李家涛)

亚马逊于年初推出无人商店计划「Amazon Go」。(法新社图片)

数码化经济势冲击就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表了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阿伦.森达拉拉詹教授(Arun Sundararajan)的研究报告──《未来的工作︰数字经济将急剧削弱传统的劳资关係》(The Future of Work :The digital economy will sharply erode the traditional employer-employee relationship),提出未来的工作环境将告「大变」。

《报告》指出,两大数码化力量叠加的影响力,将重塑未来的工作环境,新的数码平台,不仅削弱了劳资关係的紧密性,也改变了经济活动的组织方式,把传统由企业组织内部全职员工去完成工作,变成由一群企业家和按需工作的人共同去完成。换言之,未来的经济活动,愈来愈多短期自由职业者,传统的全职工作岗位料将减少。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自动化技术的应用,将在认知和体力工作领域中,应用愈来愈广泛,像无人驾驶汽车、把複杂人力活动的管理项目自动化等。《报告》认为,这两股数码化力量势必将冲击一系列职业,包括法律、谘询、零售、交通等,使传统的工作技能受到淘汰(有兴趣详阅该报告,可浏览https://goo.gl/5aA3qk)。

值得注意的是,在製造业中,低技术的工作技能受到淘汰非今日开始,目前,因为智能技术已可以完成认知的工作,结果使就业市场的变化,範围较以前更为广泛,认知工作只有人类才能做好,但今天技术已能够充分把握,甚至做得比人类更有效率。可以看到,高技能专业工作者同样受到冲击。如IBM的Watson技术,便为金融合规、医疗诊断和法律服务提供基于人工智慧的解决方案。如今已愈来愈多零售商店已经採用自助结账柜枱,来取代收银员。

据国际数据资讯(IDC)的预测,到2018年,75%的消费者将定期使用基于认知计算的服务,意味传统的人力工作岗位将告萎缩,这股发展趋势看来不会逆转。

另据国际顾问公司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未来的工作:自动化、就业和生产力》(A Future That Work:Automation, employment , and productivity)。报告有几项发展要点值得各位读者留意(https://goo.gl/nzGy4g)

自动化大势所趋难逆转

第一,自动化可以通过减少错误,提升生产品质与速度,使企业可以提高效益和生产力。报告估计,自动化每年将能给全球生产力带来0.8%到1.4% 的增长。换言之,企业在利润诱因和节约成本的驱动下,自动化已成大势所趋,难以逆转。

第二,自动化并非一蹴即就。自动化对当前工作活动的影响完全显现,报告估计还需要很多年,意味整个自动化过程将不断改变就业市场的工种结构,以及传统工作岗位的消失。

第三,由于每一种职业都包含了很多种活动,每一种都有不同的自动化需求。报告认为,对于目前已有的技术,只有少数的职业(少于5%)有可能实现完全自动化。不过,几乎每一种职业都有可能实现部分自动化,即其中的一部分活动是可以自动化的。换句话说,不仅是低技术会受到淘汰,中高技能同样受到影响。

第四,由于经济的实践活动、职业、工资和技能水準都有差异,故自动化的速度也有所不同。至于决定自动化的速度和影响程度的因素,包括技术能力、技术成本、与劳动力的竞争(包括技能和供需动态)、效益增益(包括但不限于劳动力成本节省)、社会和监管的接受度。可以说,整个自动化在就业上产生两大变化重点。

其一,是不少传统工作或工序将会消失,其相关的工作技能将被淘汰,出现持续性的失业现象;

其二,人工智能虽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但也有很多事目前还无法胜任,例如,人工智能如何能够具有「常识」、推理和决策能力,人工智能在这方面的局限性,为人类在劳工市场留下必要的席位。

回顾历史,对于技术性失业的恐惧,在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也曾出现过。像1811 年到1816 年,英国的卢德主义(Luddite)劳工骚动中,纺织工人便破坏了织布机,因为他们认为织布机会取代其在生产中的作用。事后看来,自动化同样也会带来新的工种和工作岗位,故此,我们也可以从「工作岗位的转换与重新分配」的角度,来检视当前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对劳工市场带来的冲击。工作岗位的种类改变,取决于行业或工序的自动化程度;而工作岗位重新分配,则视乎个人的工作技能是否与工作岗位匹配。

很显然,关键在于政府和个人要对当前形势的变化有所了解,有所準备,对教育重新进行思考,让年轻的就业人口,在投身工作前,能够做好準备,掌握到社会形势发展所需要的工作技能。与此同时,对于受新工作技能淘汰的失业者,政府也要进行政策扶助,为这些失业人口提供支援,进行新技能的培训,使「工作岗位的转换与重新分配」能够在劳动力市场的新旧两代人之中顺利进行转换。

早筹谋抗人工智能挑战

可以说,面对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对就业市场的冲击,政府必须有及早的政策部署,因为从近年的发展情况观察,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相当急遽。近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便报道了史丹福研究团队专训练机器学习演算法之后,机器即可从心电图去识别不同形式的不规律心跳症状(见The Machines Are Getting Ready to Play Doctor一文,https://goo.gl/pZXcfV)。一旦企业或行业某一工序的自动化导致行业大规模失业,工资逐步下降,政府需要作出政策应对,包括可以考虑补贴所得税、调整社会保障的安全网等,使社会受到的变化冲击减到可承受的範畴。

,美国白宫继10月份发表了《为人工智慧做好準备》(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后,再度发表题为《人工智慧、自动化和经济》(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utomation, and the Economy),讨论了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对经济的预期影响,当中便花了不少笔墨去分析就业市场的需求技能所发生的变化,包括对更高技能的需求、自动化的影响分布不均衡,导致对不同部门、工薪水平、教育水平、工作类型和地区产生不同的冲击。由于若干工作职位消失,新的工作类型出现,劳动力市场将出现结构性的改变;一些工人将短期失业或陷入长期失业状态,结果将取决于政策的回应。

总括而言,政策制订者对人工智能的现状与未来应及早有客观的认识,通过与产业界和学术界建立互动平台,思考未来的战略,以便能够有效应对人工智能驱动自动化对经济以至就业市场带来的挑战。

更多李家涛文章:人工智能取代人力 浪潮来势汹汹中企海外併购勿虚耗弹药「利润发现」企业成功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