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对你我的工作、职涯有什幺影响?

2020-06-06

AI,对你我的工作、职涯有什幺影响?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邱慧菁 天下文化编辑部副总监

人工智慧将在就业市场造成什幺样的改变,进而影响身为劳动阶级的我们?如果我们能够找出透过自动化创造富裕,同时又不会让人们失去收入和使命的办法,就有机会创造轻鬆写意的美好未来,带给每个人梦想中前所未有的富裕。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教授马克斯‧铁马克(Max Tegmark)在他的畅销着作《Life 3.0》中,针对人类在AI时代的就业机会和薪资待遇提出讨论,并且引述他的MIT同事、经济学家艾瑞克‧布林优夫森(Erik Brynjolfsson)的看法。

共同打造数位雅典城,让AI协助我们

古代的雅典公民之所以能享有民主、艺术和游乐的安逸生活,主要因素不外乎是有一群奴隶代为从事劳动工作,所以我们为什幺不用具备人工智慧的机器人取代古代的奴隶,建立人人都能乐在其中的数位乌托邦?布林优夫森认为,以人工智慧推动经济发展,不但能够消除工作压力和苦差事,也能如我们现在所愿,生产出各式各样丰富的产品,更可以超乎现在消费者的想像,提供各种奇妙的新产品与新服务。

只要从现在起,人人的薪资待遇都能逐年成长,将来就能走进布林优夫森描述的数位雅典城,让每个人的工作量愈来愈少,生活水準愈来愈高,过着充裕休闲的生活。美国自二战后一直到1970年代,就是循这样的模式发展:虽然收入分配有所不均,但经济大饼维持一路成长,几乎让所有人都得到更多好处。

但布林优夫森等人开始注意到,自1970年代以后,事情发展有些不一样了:经济规模虽然还是维持成长趋势,平均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但过去四十多年来成长的果实,却都流入最富有的一群人手中,甚至几乎只进入最富有1%的人的口袋里,后头90%的人却发现自己的收入止步不前。如果把观察指标从收入换成财富,分配不均恶化的情况会益发明显:美国90%家庭在2012年的净资产是8万5,000美元,最富有1%家庭的净资产即便经过通货膨胀,在这段期间的成长仍旧超过了一倍,达到1,400万美元。

以全球角度来看,分配不均的差距更是极端。2013年全球排名后半段所有人(总共超过36亿人)的整体财富,刚好跟全球前八名首富的财富旗鼓相当。政治立场倾向左派的人认为,全球化再加上对富人有利的减税政策,是造成分配恶化的主因,而布林优夫森和他的同僚安德鲁‧麦克费(Andrew McAfee)则认为真正的成因是另外一回事:科技发展。

针对数位科技对分配不均的影响,麦克费和布林优夫森提出三种不同的分析角度。首先,科技发展使传统工作由需要更高度技能的工作取代,因而凸显教育的重要性:自1970年代中叶开始,顺利毕业取得文凭的劳工薪资待遇提升了25%,而中学辍学的劳工平均而言,则少了30%的薪资待遇。

其次,他们认为自2000年开始,企业营利以前所未见的比率流向企业主,而不是往劳动阶级移动。现在,不论是书本、电影还是税务试算表都已经数位化,往世界各地多卖几份商品所增加的成本趋近于零,而且还不用额外增聘员工。这个趋势自然会让投资人、而不是员工取得大多数收益,也能解释为什幺底特律三大公司(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2014年的合併营收几乎和硅谷三大公司(Google、苹果和脸书)不相上下,但后者的员工人数不但只有前者的九分之一,在股市的价值更是前者的三十倍以上。

第三,布林优夫森等人认为,超级巨星比一般民众更容易享有数位经济的好处。《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J.K. Rowling)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晋升为亿万富翁的作家,她比莎士比亚更有钱的祕诀在于,她的故事内容可以用极低的成本转换成文字、电影和游戏等各种不同形式供世人传颂。但全球父母如果建议孩子以成为下一个J.K.罗琳为目标的话,大概没有哪个孩子会认真当成可行的职涯策略。

三个问题,找到不容易被取代的好工作
那幺,我们到底能给孩子什幺样的职涯建议?鼓励孩子朝目前机器还不擅长的领域发展,以免在不久的将来沦为自动化作业的牺牲品。如果要预测各种工作大概多久以后会由机器取代,不妨先参考下列三个有用问题,再决定将来要就读哪些科系,进入什幺领域就业:

1.这个领域需要运用社交手腕和他人互动吗?
2.这个领域需要运用创意,提出巧妙的解决方案吗?
3.这个领域需要在无法预测的环境下工作吗?

当你愈能用肯定的方式回答,选到好工作的机率就愈大。相较之下,在可预期的环境下,重複执行高度结构化的动作,这种工作型态在自动化的影响下就岌岌可危了。电脑和工业机器人早就已经接手简单到不行的工作,随着科技持续演化,受取代的工作只会愈来愈多,诸如电话行销、仓储管理、柜台职员、列车司机、麵包师傅和厨房助手都算在内。

接下来,开卡车、巴士、计程车的司机,甚至就连Uber和Lyft的驾驶,都可能是下一波被取代的对象。另外,还有很多职业项目,比方说律师助理、徵信业者、放款业务、记帐人员和税务会计等,虽然不至于列入全面取代的危险名单,但是大多数工作内容还是能被纳入自动化的作业流程中,使得人力需求大幅减少。

(本文原载于经济部人才快讯,2018年8月号)